press launch at M on the Bund

The press launch of my book was held on November 13, 2010 at M on the Bund in Shanghai.

 

 

 

(中文) 《她们的中国梦》

书名: 她们的中国梦–12位西方职业女性在中国不平凡的成功故事

出版时间: 2010年9月底

ISBN: 978-7-213-04364-2

我的拙作《她们的中国梦》 终于出版了! 再次衷心感谢各位的支持和帮助,并期待您的批评和建议。

该书描写了12位西方职业女性在中国不平凡的成功故事,她们来自六个不同西方国家,从事十二种完全不同的行业,其中七位企业创始人,五位跨国公司高管。无论是来自美国犹他州的曾经靠领社会救济金生活的单亲妈妈,还是大学辍学要当女招待的澳洲姑娘;无论那位曾经战场上的法国志愿护士,还是那位德国职校毕业生,她们在中国这块陌生的剧变中的土地上,在北京,上海,广州的写字楼里,在内蒙,陕西,宁夏的穷困村落里书写着她们的精彩人生,实现着她们的人生梦想。在到达成功顶峰之前,她们走过了一条艰辛的道路,克服和跨越了比我们更多的困难和障碍,在中国,她们称之为第二故乡的地方,向我们展示着执着,信念,坚韧,开放,豁达等普世价值。

本书将于2010年10月15日左右全面上市。我将把从该书获得的所有版税捐献给“半边天基金会”,一家12年来为成千上万中国福利院孤儿提供抚育和关爱的NGO组织。她的创始人及CEO,一位前好莱坞导演及编剧也是书中的人物之一。 如果您可以用任何形式帮助推广此书,邮件,论坛,博客等,我将非常感谢。我也非常感谢,如果你会买一些送给您的朋友作为礼物(圣诞快来了,接下来就是新年…:-))。如有任何购买方面的问题,请和浙江人民出版社联系 (0571-85061682 / 85176516 )。购买24本以上他们会给7折优惠。

(中文) 忆苦思甜

 

我发现自己竟已经到了喜欢忆苦思甜的年龄,好在家里没人讨厌这点,反而老听到孩子们上床前会说,妈妈,求求你,再讲讲你小时候的故事吧。于是一边躺一个,我就再来一段如酱油汤下饭,上学前去村上转一圈捡鸡粪鸭粪,还有苦苦等哥哥的脚快快长大,这样可以穿他淘汰的运动鞋,虽然轮到我时,鞋子前面已经有了两个洞可还是很高兴等故事。

 

孩子们已经对每一个细节都很熟悉了,可还是百听不厌,我想这跟他们还没有想通很多故事中的很多情节有关系,比如他们无法理解为何三年级的舅舅在雨天带到学校给没回家的一年级妈妈的搪瓷茶缸里的白饭加青菜午饭会那么香甜,为何妈妈小时候会一件玩具都没有,为什么舅舅会对一把既不能射子弹又不会发出声音的木头枪爱不释手,为什么那么臭轰轰的鸡屎妈妈要象宝贝一样捡回家。要给外公作西瓜田的肥料? 那我们没有臭轰轰的鸡屎不也每天吃到甜甜的西瓜吗?

 

我们家忆苦思甜的只有我,康师傅没什么可忆的,可他也和孩子一样很喜欢听我忆。在听我讲这些故事时孩子们总有很多问题,康师傅还会帮我解释。我发现,有时,他的解释反而比我的更能让孩子们领会,他拿他的童年和我的比较。

 

康师傅的童年生活和我们孩子现在的状况没有什么差别,甚至更丰富。老大玩的LEGO还都是老爸小时候的,那天,爸爸从德国回来,打开一箱子的小小号乐高,可以拼成带大轮子的推土机,吊车和机器人的乐高,老大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笑开了花。而老二得到的是奶奶小时候玩过的一套布娃娃,这成了她的最爱。俩人看的很多书也是老爸小时候的,书一看就是旧书,但故事依旧那么引人入胜,不管是小精灵,快乐的狮子,还是卢卡斯火车司机。

 

孩子们和爸爸的童年比缺的最多的是花园里的各种活动,小猫小狗小兔子是住在公寓里的我们无法养的,电钻,割草机,油漆也是我们用不到的,至于爬树采苹果,做果酱,住在城市中央的我们也无法提供。这些活动他们只能每年假期回到德国的花园里才能体会。我想,这是不是他们喜欢听我的乡野苦难故事的另一个原因。

 

那天,又讲完了一个我每天起早切蘑菇卖蘑菇的故事。老大羡慕地说,能看到刚从菌床上长出来的一个个白蘑菇,一定非常美。我说,我当时没觉得美。他不相信地重复,你不觉得它们美?

 

不,因为它们对我只是意味着劳动。

 

疯了,八岁的儿子说着他的口头禅,摇摇头,无法理解。

 

可能你们觉得小白兔很可爱,可它们对我只是意味着我要每天去田野割草给它们吃,好让它们长大卖兔毛;可能你们觉得金黄的稻田很美丽,就像你们参观过的农场主赫曼的麦田,可我们没有他的大收割机,可以坐在上面舒舒服服地驾驶,稻田对小学生的我意味着放学后要去割稻子,会割到手指,流血,疼,累。可能你们觉得秋天的山很美丽,可那意味着我要去山上耙落叶松毛,背回家当柴火煮饭。。。

 

我没有时间去欣赏这中间的美,更确切地说,是没人有时间有兴致去教年幼的我欣赏这中间的美。

 

孩子们似懂非懂,康师傅在旁边帮忙解释。我发现每次忆苦思甜到最后,我只有羡慕他们三人的份。我很欣慰,我可以有时间有兴致去羡慕他们。

(中文) 上了船,就是一生

 在深圳过春节,我感觉就如德国的圣诞节,一个字: 静。人静,物静,心静。

 

丈夫说,整个中国静下来了。南中国的工厂里的机器停止了,本来喧闹的大都市空了一半,没有乡下过年的繁缛应酬,和朋友静静地聊天,听静静的雨声,父母在客厅静静地看电视,孩子们静静地在房间里玩,不时传来的鞭炮声过后四周显得更静。对我们,也正是读书的好时候。

 

两天时间,我读完了传说中的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三天前在香港机场的书店买的。那天进到店里,一报书名,店员一指,在书架下面最右边的角落,难道在香港它已经不是BESTSELLER了吗,这中间可有大段的关于香港的1949啊。

 

龙应台的另一本不久前的书”孩子,慢慢来”,还躺在书架上未有时间去读。她几年前发表在南方都市报上一篇关于政治的文章收在我的剪报夹里。这本大江大海1949”在大陆未出版在可见的未来不会出版的书竟然出现在南方都市报的书评版上,我不竟再次对这份报纸肃然起敬。

 

当书友会的朋友最先推荐此书时,我还没意识到它是竖版的。上一次看完整本的竖版繁体字书是什么时候我已经不记得了,丈夫问我是不时有点不习惯,奇怪,竟然没有。书太抓人了,让我不再注意它的排版或字体。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这本书,你一定要读,并送给你的父母,祖父母一本,不管他们有没有经历过大江大海的1949,他们一定会喜欢。

 

龙应台写了自己的父母在那惊心动魄的历史旋涡中的故事,写了更多中国人,军人,平民,写了日本人,香港人,美国人,所有太平洋战场上数百个平凡人(可能后来成了不平凡的人)1949(写的又岂止是1949,那一刻不就决定了那些人的一生),数十个港口码头的1949。正如封面这段:

 

“所有的颠沛流离,

最后都由大江走向大海,

所有的生离死别,

都发生在某一个码头

—–上了船,就是一生。

 

跨民族,跨疆界,跨海峡,

龙应台以最恢弘的气魄,

最锐利的文笔,最谦卑温柔的心灵

让你看见我们的父母,

一整代人隐忍不言的伤”

 

这是一本你从来没认识的1949。”

 

 

龙应台,我尊敬的作家,在书的最后这样写到:

 

我不管你是哪一个战场,我不管你是谁的国家,我不管你对谁效忠,对谁背叛,我不管你是胜利还是失败者,我不管你对正义或不正义怎样诠释,我可不可以说,所有被时代践踏,污辱,伤害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姊妹?

(中文) 假如你是。。。

2008国庆节,一加大拿女友和家人来访,我和她谈到在深圳交朋友的困惑,她说,你做个书友会吧,两三个人就可以开始。

一个月后,我的书友会第一次聚会举行。从此,每两周一次的定期聚会成为大家生活中重要的期盼。大家都说,现在的世界能让我们有这种期盼感觉的东西好象越来越少了。每次给大家发活动通知时,我在签名栏上都会写的一句话是:与书为友,与你为友。

在活动进行到第7次时,集思广益并通过民主投票,我们将珍爱的书友会命名为”四叶草”。四叶草是代表幸运的草,因为普通的四叶草其实只有三叶,在十几万株中才有一株是长了四片叶子的。有人说它的四叶代表了荣誉,财富,爱情和健康,也有人说一叶代表希望,二叶代表付出(或信仰),三叶代表爱,而拥有了四叶才真正拥有了幸福。对,让我们就把我们的书友会当作我们的第四片叶子,有了她,我们就额外拥有了友情,真诚,交流,理解,思考,智慧,力量,信心。。。有了她,我们就拥有了幸运。

每次讨论一本书时,经常被提出的问题是:假如你是。。。?

假如你是汉娜,你会为了隐瞒自己是文盲而甘愿做一辈子牢吗? 假如你是米夏儿,你会去监狱看汉娜吗? 假如你是那个连个住处都没有的美国人摩顿森,在好不容易筹集到了一笔钱回到巴基斯坦的闭塞村寨,准备实现你的诺言为村里建一所小学时,而被告知你必须先建一座桥,假如你是他,你会不会坚持下去? 假如你是做了一辈子保险经纪的内森,你会不会在年轻时就改变生活态度,以关心家人帮助他人为乐,而不是等到退休后并得知自己得了癌症时?假如你是身为副市长的梁晋生,你会为了保持政治上的正确离开茹嫣而投入永远政治正确的江晓力的怀抱,还是为了久违的真正的爱情而放弃你的官位? 假如你是林晓枫的妈妈,你会把丈夫在插队时和农村姑娘生的孩子抱走,视如己出抚养成人并和丈夫相伴一生吗?

假如你是小王子,你会回到你那个小小星球,只为了你的花,只为了你要照顾她的誓言?

假如你喜欢看书,并正在茫茫人海里找寻生活的意义,我要象我的加拿大朋友一样给你一个建议:办个书友会吧,两三个人就可以开始。。。

China Pioniere

www.chinapioniere.de

(中文) 2008年的收获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中文.

Bao und ihre 50 Straßenkinder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Deutsch.

Willkommen Olympiade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Deutsch.

“Hurun Rich List will be released–Rupert Hoogewerfs „Reich“ Geschäft in China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Deutsch.